也許會寫一點東西,超级我流。自娛自樂。

来吧,开始迟来的第七章感想。顺便为即将实装的,在七章大活跃的花之魔术师,大家的哥哥,梅林先生能够来我家伽勒底祈愿一番。

这次大概在七章开放两三天后就通关了。感谢我的Servant们,感谢所有支援的故事人物,感谢支援的各位好友。没有你们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那么快的通关速度的。尤其感谢エルメロイ二世先生做出的卓越贡献()还要特别鸣谢一下恩奇都,感谢你最后来我家啊小恩!

没有第一时间写感想一方面是因为当时还是挺忙的(忙你还有时间打辣鸡手游),最主要的还是另一方面……就是直到通关还没有抽到小恩(当然金也是氪了的)只出了一个贤王c闪和莫名其妙的r双子,连魔性菩萨的礼装都没出,再加上腿莫名其妙受了伤还有另外让...

开始(主要是日服)FGO以来一直在微博那边用各种实时游戏进程刷屏,自己都会猛一看有吓一跳的感觉,想来也会打搅到别人吧。所以以后会尽量克制住自己在这边发,又能长篇大论又比微博能多发一张图(……)总之是一篇啰嗦给自己看的废话,请多多指教。

第六章结束的同时目前FGO的主线也就是进行到这里了,第七章又会搞什么事情让我们拭目以待()因为是一个不错的总结点所以就想久违的说点什么。这是起因。

第六章和之前的章节相比最显著的差距应该是剧本量了,难度反而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高,这个后面会提到。从AP减半开始我刚刚突入六章,到今天才正式定礎復原,应该是所有章节用时最长的了。因为有三个对立势力,就算他们各自都只有一个据点...

2016.零生日贺文(多人)

后面的大家实在是太厉害了!🙏🏻过程中其实我应该是最期待后续发展的一个吧(。)希望我的开头能起到应有的作用!——朔间零,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希望能一直和最爱的弟弟一起,不畏任何风雨地走下去,走向只属于你们二人的最好的未来。

活在梦里:

 @柏澤  http://rtbelial.lofter.com/


“究竟有没有即使不被原谅也无可指摘的罪呢?”

这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午后,朔间凛月如惯常一般躺卧在朔间零为他准备的特制棺材中。若说与平日有什么不同,那大抵就是——他现在是清醒的,仅此而已。即使质量上佳的窗帘很大程度上阻隔了他厌恶的阳光,但毕竟与真...

零诞存档

“究竟有沒有即使不被原諒也無可指摘的罪呢?”


這只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午後,朔間凛月如慣常一般躺臥在朔間零為他準備的特製棺材中。若說與平日有什麽不同,那大抵就是——他現在是清醒的,僅此而已。即使質量上佳的窗簾很大程度上阻隔了他厭惡的陽光,但畢竟與真正的黑暗不同,仍有一絲微弱的光線頑強地鑽過厚實布料之間的縫隙筆直而突兀地的射入室內。明明只需起身將窗簾稍作整理,這個屋子就會變回適宜安眠的環境,棺材中的人仍沒有絲毫想起身的意願,只是微瞇著那雙紅眸,盯著那束若有若無卻又切實存在的光,向不知何處的何人,歎息般地發問—— 


“究竟有沒有即使不被受害者原諒也無可指摘的罪呢?”...

【零凛】無我夢中 PROLOGUE

*短打

*私設嚴重,OOC注目

*零凛only

「我應該⋯⋯⋯愛著你吧。」


夢中有人顫抖著吐出氣音,那份不確定下掩藏的本心使話語的末梢也旋即消逝。如預想般沒有得到回覆,甚至連厭棄和嫌惡的話語都不願施捨嗎——他絕望而又感到某種安心般地這樣想著,而後懷抱著扭曲的安之如飴的心情,再次陷入深沈的黑暗。

啊啊,今天也是,就算是夢中也是絕妙的預定調和啊——

﹋﹊﹋﹊﹋﹊﹋﹊﹋﹊﹋﹊﹋﹊﹋﹊﹋﹊﹋﹊﹋﹊﹋﹊﹋﹊﹋﹊﹋﹊﹋﹊﹋﹊﹋﹊﹋﹊﹋﹊﹋﹊﹋﹊﹋﹊﹋﹊﹋﹊﹋﹊﹋﹊

「人是社會性的。」

「你不可能永遠按照自己的步調在這個世界存活下去。」

「你———應該這樣做。這樣也會比較合理吧。因為我們在乎你才會這樣說—...

「ダンガンロンパ」Memories①

*三年前無前後文的腦洞片段
*本意是寫十苗不知怎的就寫了一堆關於zero的事所以實際上是無cp的
*現在發出來是因為文內提到了朝日奈さん。一點點也好,想感到她仍然是好好的那個她⋯⋯⋯
————————————————————————————————

“你們有兩年的記憶空白,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松田的目光轉向了苗木,“你在最後的學級裁判中所說的‘奪取’這一概念,其實是錯誤的,苗木君。”

“記憶是無形的。江之島那孩子就算自詡為「完美到絕望」的人,也不可能做到“記憶抽取”這種超現實的技術。”松田攪動著咖啡,緩慢而狀似漫不經心地述說著。兩小塊方糖在滾燙的褐色液體中被浸染而后吞噬,彌散出濃郁的香氣。
“對你們...

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

【雙黑|太中】Everybody knows except youⅠ

Attention:
①學paro
②ooc注目
③自娛自樂向,超級我流
④大概會有三四篇超短篇
⑤出現繁體是為了減輕自我的羞恥感
⑥流水賬 文笔惨不忍睹
----------------------------------------------------------------
搭上肩膀的手臂。忽然靠近的熟悉气息。伴着近在咫尺呼吸声的轻笑。最后是抚上发丝的手。
   
    那么,接下来是——
  
  「该起床了哟,中也?」
  
  「混帐青鲭把手从我身上拿开你妈妈没告诉过你不要打扰...

「140701」

はいー、なんでもないです

© 柏澤 | Powered by LOFTER